kr.

高银/银高 【斩】

*cp向不明显
*看完真人版后的脑洞
*我又回来啦!

“你敢斩我吗。”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压在高杉晋助身上,长刀锋利闪着霍霍寒光,刀刃抵在身下人脆弱的脖颈上。
四周很静,坂田银时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喘息声。
“你是没有心的吗?”他抖着嗓子,话不过脑子就从嘴里蹦了出来。
身下这人勾起唇角似在嘲笑,他用他一贯的声调反问:“这种事,你不该是最清楚的吗。”
为什么我会最清楚?
银时的胳膊愈来愈抖,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汗水顺着脸颊流淌,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让他窒息。
他浑浑噩噩,头脑神魂似乎被抽离到体外,在空中划出诡异的曲线。
他似乎回到了那阴霾滚滚的过去,手里的刀折射出满是绝望的脸庞。
他挥刀,温热的液体溅到脸上。
-
他挥刀。
吉田松阳笑眯眯地站在一旁指导,银时张嘴吸气吐气,汗水模糊了双眼。他偶尔会把视线投到一旁的孩子,那人之前竟将他打败。
才不会让你超过我呢。
努努嘴,银发的少年更加认真地练习。
木刀在空中划过,发出阵阵呼声。
-
他挥刀。
锋利的武士刀下不知积了多少亡灵,舞动间尚还温热的鲜血洒了一地。
身旁站着三三两两的同伴,离他却都甚远。乌云在空中压了许久终于喷出倾盆大雨。
他脑子放空了一般直直地走着,破旧的草鞋下是天人的尸体。
“够了。”有人跑到他面前,一把揽住他,声音蕴着关心。
银时茫然地抬头看他,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跪到了地上。他左右望了望,欲盖弥彰地撑起个笑脸,安慰似的说——顺便支起个话题:“我没事哦。啊,你们那边收拾完了啊?”
那人也不回答,只是微笑着看他,说着毫无相关的话:“体力又透支了吧?起来,走了。”
向他伸来的那只手温暖有力,无数次把他从深渊中拉出。
钢刀划过满是血污的地面,带出断续短小的痕迹,很快便被水冲没,消失不见。
-
他挥刀。
他挥刀。
他再也保护不了任何人,他限于泥沼,而这次再没人将他拉起。
“这全是我的错……”
“我要是再强大一点,就好了。”
钢刀折进土里,他跪在地上盯着自己平凡无奇的手。
他什么也没抓住,什么也没能守护。
颓废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索性终于出现被守护的人。
银时挠挠自己蓬蓬的卷发,他掂起根名叫洞爷湖的木刀,慢悠悠地迈着步子彷徨着前进。
在街道漫步,擦肩而过的男人于他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
他抖了抖握刀的手,僵持了半晌,手一松,把刀扔到一旁。
你是在提醒我些什么吗?
银时想着想着,眼一热,泪水突然就流了出来。
“我怎么敢。”
那天那么绝望的雨,狠狠地浇到他头上。
他怎么敢。
那天温热鲜红的液体溅到脸上的触觉直到现在依旧那么清晰。
他跪在地上,蜷成一团,冰冷的肌肤相互摩擦。
他的声音在发抖,如他本人。
“我怎么敢。”

阳光倾洒而下,照到那人紧闭的眼上。
梦醒了。
把自己团成一团的男人平静地睁开了眼。
似身处泥沼,呼吸不得。
“那你敢斩我吗。”带着鼻音,他垂着眸,不知在对谁发问。
那名字在肚里存了许久,又在嘴里嚼了半天,终于被不清不楚、不情不愿地吐出来:
“——晋助。”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