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

【凯卡无差】【授权翻译】日久生情4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画画好看翻译超棒太感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典青蓉:

日久生情


Gratitude's a Strange Thing... by spocklee


授权: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48872?view_full_work=true


两个逗比在彼此人生中的碎片故事




章四


 


    他们在病房接吻后的那一天,凯没有见到卡卡西。但他毫不担心,只是耐心等待着,他信任他的对手,多年以来未曾改变,绝不会只因这一天的分离就心生疑虑。卡卡西会因为他人的接近而紧绷、退却,如果他因此放弃,他们两人永远不会走到现在。凯躺在病床上,心神坚定,相信卡卡西一旦平静下来就会回到他身边,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会因此改变。


 


    护士们都很好,已经不像几个月前那样忙碌。凯现在接触东西的时候不会再引起疼痛了,他可以捧起一杯茶,感受那温度,而不是刺痛。不过他的确有忧心之事:在床上昏睡的时间里,他错过太多修行、太多葬礼了。宁次的。他没有尽到责任,去引导小李和天天走出那彻骨之痛。然而他捧着热茶,望向窗外,看着从战争中振作起来的村子沐浴在阳光下,想不出任何可以对他们说的话。他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的,他正在康复,可能以后的日子会很艰难*1,但既然他把努力和坚持当做人生信条,如果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战胜不了恐惧,他就只是个懦夫。


 


     一旁响起的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从窗户转过视线;一开始他以为是卡卡西已经调整好自己的感情,不过来人却是小樱和鸣人。他明亮起来的心情稍稍平息,但仍面带笑容。本以为除了自己的学生之外,他不会再和其他孩子这么亲近了,不过卡卡西的学生真的很棒,凯和他们关系很好。他很遗憾没机会了解佐助,那孩子早早离开了木叶,留下的阴影却挥之不去。


 


    小樱充满元气地向他挥手,鸣人则局促地抓抓后颈。凯的笑容扩大了。


 


    “你们怎么来了?下午天气这么好,你们应该去外面玩玩!”


 


    小樱在床边坐下,轻叹一声,凯见状把茶放回床头柜。她来看过他好几次,一开始是出于工作职责,还带有些不安和愧疚,凯不怪她。不久他们就找到了共同话题:花卉、八卦,还有体术,小樱还跟他讲了其他人的近况。村子里许多人都来看望过他,小樱是最坦诚的。她有个无意识耸肩的小动作,让凯回忆起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常是一副小大人*2的模样,而这一点,也让他想起卡卡西。现在,她在凯身边时不再那样放不开了,让凯感到十分欣慰。


 


    反而是鸣人从小见了他就有些腼腆。鸣人十二岁的时候吵闹又莽撞,卡卡西得时时注意着,好及时把这个爱闯祸的小鬼揪回来,或者让他住口保持安静。卡卡西有次心情好*3,跟凯讲鸣人和他小时候很像。


 


    现在,这个少年会让小樱先进来,自己则跟在后面。鸣人来的次数少点,一般是和别人搭伴一起。凯知道,他并不是不愿来,而是有太多感情不知要怎样表达。鸣人不那么冲动了,他在开口前也会三思,不过从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看来,他还是以前那个感情丰富而率真的孩子,只是现在他长大了,隐约明白自己需要成熟起来,不能再那样鲁莽。凯能感觉到,鸣人渐渐学会了注意言语、温和待人、谨慎处事,这种细致体贴的心冲淡了他的急性子,凯欣赏他这一点。小樱说话了,凯把注意力转向了她。


 


    “卡卡西老师突然变得好奇怪啊。他昨天来看你了吗?”


 


    用说谎为他的对手打掩护的想法一闪而过,他还是诚实地答道:“没有,不过我不介意,他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的。”


 


    鸣人抱臂说道:“是吗,可他每天都会来看你啊!昨天我们向他问起来的时候他就变得很……”


 


    小樱接着他说下去:“很诡异!”


 


    “对!超诡异!”


 


    凯努力对他们安慰地笑道:“我的对手只是在装酷而已。居然害你们这么担心,下次我见到他,会替你们俩教训他的。”


 


    小樱看向病房的油毡地板:“好吧,只是……你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凯无辜地沉吟了一下:“不……没有,据我所知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小樱眯起眼睛,鸣人接着问下去:“真的吗?他就是从我们问他为什么没来看你的时候开始变得奇怪的。”


 


    凯张了张嘴巴,闭上眼睛。他真的没办法说谎。


 


    “我们在战场上向对方表白了,前天他吻了我。我的对手很可能是——”


 


    “啥!”两个孩子先是震惊,然后是愤怒,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不高兴自己和他们的老师在一起,他希望得到他们的祝福,但这么看来是要花一些时间了。然后他发现他们的怒火并不是因他而起。


 


    “要是他吻了你那他就更得来看你——”


 


    “你们俩在一起了?我是说,我们一直都有点怀疑,但——”


 


    “他应该现在、立刻、马上到这儿来!凯老师——”


 


    “就是说啊,他到底在干嘛?小樱,我们赶紧去找他——”


 


    “然后让他负起责任来!必须的!”


 


    凯抬起双手,手掌朝外做出安抚的姿势:“好啦!拜托,你们知道他的,他最终肯定会回来——”


 


    小樱握拳击掌:“但他现在就应该来的啊。他不能就这样跟人家说过‘我爱你’之后就吓得跑掉!说真的,他都多大了还——”


 


    “委屈你了,凯老师!”


 


    他们这么贴心地维护他,感动得凯热泪盈眶。不过他们的贴心和维护放在卡卡西那里大概不会是这种效果吧,他暗自想着,有点想笑。他摇摇头。


 


    “你们青春的关怀让我感动,但这就是卡卡西,他在这些事上一直很害羞。我相信他是真心的,他会回到我身边,不过要按照他自己的步调来。”


 


    小樱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凯老师,你真是太……浪漫了。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要是他还这样,你就告诉我们,我们会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岁数。”


 


    “等等,卡卡西老师会害羞?”


 


    小樱看向鸣人,然后她眼睛一闪,带着邪恶的笑看回来:“你肯定知道我们老师很多事儿,对吧?”


 


    “小樱——”


 


    鸣人凑到她身边,两人一起伸过头来:“告诉我们嘛,凯老师,拜托啦,他什么都不跟我们讲!”


 


    “他小时候什么样?”


 


    “你见过他没带面罩的样子吗?”


 


    一个声音在门边响起:“这是要干嘛?”


 


    三人齐齐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卡卡西。那人头上戴着一顶过大的软草帽,挎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野花和蔬菜。这形象跟他着实不搭,鸣人立刻大笑起来,小樱站起身叉着腰,以掩盖他们被抓个正着的事实。


 


    “我们刚在说你昨天怎么没来呢!你干嘛去了,种地?”


 


    卡卡西没事人一样摘下草帽挂在门边的钩子上,随意得就像回了自己家,走到桌边把花瓶里蔫掉的花换成篮子里的花束,又蹲下瞧了瞧玻璃瓶子里的水。他们期待地看着他。


 


    “啊,我应该把水也换了,”他转向小樱,“我能请求您的允许,去大厅那边水房接瓶干净水吗?还是说我现在应该自觉点,把自己绑在床柱上?”


 


    鸣人蹲在地上,噗地一声傻笑起来,小樱捶了一下卡卡西的胳膊:“别闹了!你要是再跟个小孩似的,凯老师可要抛弃你去找个更好的人了。”


 


    凯看到卡卡西的眼睛因为惊讶瞪大了,但很快放松下来转向他:“哦,真的啊?”


 


    凯给了他一个不痛不痒的嗔怪眼神,然后对小樱和鸣人说:“他现在来啦,我得好好跟他谈谈,非常感谢你们来看我,但——”


 


    他们已经自觉地向门退去。


 


    “没问题,凯老师!”


 


    “慢慢谈,凯老师!”小樱关上了门。


 


    两人沉默着看看门,然后卡卡西放下篮子,在小樱腾出来的椅子上坐下,双手像老头一样放在膝盖上。他们看着对方,耐心地微笑。


 


    “那么,告诉我,凯,你要离开我投入谁的怀抱呀?”


 


    “好像只过了两天我就要放弃挑战似的!”


 


    卡卡西向后一倚,腿翘到了床上:“我现在成挑战了?”


 


    “你的学生好像是这么想的呢,”凯以目示意他放上来的腿,“看你这样我都开始同意了。”


 


    卡卡西把腿拿下去,靠向前,距离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轻:“那看来我得更努力一些啦。”


 


    这个吻比他们第一个要长,凯暗暗咒骂他们这奇怪的角度,都怪病床和椅子。他一只手抚上卡卡西的脸颊,那人因他的触碰低低“啊”了一声,稍稍拉开了距离,凯想收回手,但卡卡西的手覆了上来,脸贴回凯的手心。


 


    “抱歉,只是被碰到那里有点不习惯。很舒服。”


 


    凯点点头,惊叹地看着卡卡西贴在他手掌的面容,口干舌燥。从窗子透进来的阳光温暖地洒在他脸上,因为常年带面罩,那里被晒得分了色,在鼻梁上弯出一道好笑的拱形痕迹,传说中的卡卡西素颜竟藏着这样一个迷人的秘密。凯没有笑,他明白,卡卡西正慢慢向他敞开心扉,而他愿意接受这所有的一切*4。他的拇指从那道痕迹流连而过,抚上那人不断轻颤的眼睛。卡卡西在他的注视下牵起嘴角,如今恢复全黑的双眸羞涩地转开了。


 


    “那个,我给你带了吃的,你吃够医院的病号餐了吧,”凯移开手,让卡卡西弯身拎起篮子,“既然我昨天没来,肯定要带点东西补偿你啦。”


 


    凯探头往篮子里看去,里面还有水果,刚刚压在蔬菜下面他没看到。联想到那束野花,他知道卡卡西是直接跑去果园菜地摘回来的。卡卡西朝门外喊起来,让他伸向柿子的手顿住了。


 


    “听到了吧,小樱,鸣人?还不赶紧回去!”走廊传来了狂奔而去的脚步声,卡卡西转回来,嘀咕着,“被抓到偷听逃跑还这么大声,真好意思说我幼稚。”


 


    “这些你都付过钱了吧?”


 


    “啥?这不废话吗,我当然付啦!只是没去市场直接去了货源地而已,这样比较新鲜,”他一把夺过凯手里的柿子,掏出小刀开始削皮*5。凯满意了,靠回枕头上,扭扭身子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卡卡西削好了皮,把柿子递回了他手里。


 


-


 


    凯花了两天才注意到卡卡西总在打牌的时候偷瞄他的病床,他装没看见,若无其事地看着自己的牌。


 


    “亲爱的,有什么事想问吗?”


 


    “你手里有5吗?”


 


    他灵活的手指抽出两张5给卡卡西:“还有事吗?”


 


    “是椅子啦,坐起来不舒服,太难为我这个老年人了。”


 


    “我们一样大好不好,口下留情啊。”


 


    “而且医院里好冷,对你康复不好,”现在是春天,凯知道他只要看一眼恒温器就能知道屋里的温度,虽然不想拆卡卡西的台,但他想看看那人还能找出多少理由。


 


    “嗯,不然叫护士来把温度调高点吧,实在不行你站一会儿就好了。你手里有Q吗?”


 


    卡卡西在椅子里局促不安地动了动:“没有。我猜他们可能有规定,不让我把我自己的家具搬过来。”


 


    他忘记问牌了,凯可一点儿也不想提醒他:“这样啊,那其他能坐的地方只有床了,但你可能不想——”


 


    “哦,我是客人,怎么好意思抱怨呢,谢啦——”卡卡西蹬掉鞋爬上来,挤在凯身边,死皮赖脸地伸头看他的牌,“有3吗?”


 


-


 


    第五天的晚上,卡卡西没在天黑前离开,而是靠在凯胸口睡着了。手中的书还没来得及合上,就从他手里滑落在了床上。病床边的床头柜上早就堆满了卡卡西的小黄书,都折角做了标记,折痕细致整齐,一看就知道被翻阅了无数次。凯一只手环着卡卡西,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那人的背,另一只手出于好奇,伸出去拿过了那本落下的书。


 


    他就着翻开的那页开始读,只几行就脸红起来,赶紧折了个角合上*6,越过卡卡西,把它放回那堆书上面。


 


    他咕哝着“真要命”,关了灯,搂住卡卡西的腰进入梦乡。


 


-


 


    第六天的晚上,卡卡西又在这儿睡着了,不过这次至少他征求了凯的同意。话说回来,那人和他挤在窄窄的病床上,搂着他的脖子仰头望他,眼神温柔,凯怎么忍心拒绝,真是太不公平了。卡卡西连谢都懒得说,只是把头埋在他颈间,深深吸了口气。


 


    “亲爱的?”


 


    “嗯?”他胸腔感受到卡卡西喉咙里传来的震动,没受伤的那条腿被那人夹在腿间。


 


    “等我出院之后——”


 


    “我们就同居。”


 


    凯惊讶地撑起头:“我确实在想我们应该一起住,但我还以为——”


 


    “你公寓那边台阶太多了,我家也是。我们可以找个别的地方一起住。在郊区找个小屋就挺好的,不能太远,但要有个大院子,给你的忍龟和我的忍犬。”


 


    凯低头,卡卡西靠在他胸前,蓬松柔软的白发在月光下闪着微光:“我不是怀疑你,但希望你说的都是认真的。我们在一起才刚——”


 


    卡卡西仰头望他,双目清明:“我爱着你好几年了,已经不想再等。我现在愿意睡在医院只是想离你更近一点。我是真心的。”


 


    凯想起他们少年时,偶尔在对方家里度过的几夜。那时他们还小,没人关心他们做了什么,不用担心流言。不过他们也什么都没做,只是一起躺在客厅或者卧室里,阴影阻隔了他们看向彼此的视线。凯想起卡卡西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近得仿佛就在他体内回响,宛如梦境。即使他们只是聊起一个任务,一家餐馆,或者他们的未来,凯也觉得那些夜晚美好得让他忘记呼吸。他多么想每晚都如此度过,开了死门后,这样的生活本该不复存在,只是这样想想,他就感到无比恐慌。


 


    “我也是,爱上你好久了。”


 


    卡卡西在他身边放松下来:“那就这么定啦。”


 


    “从你赶走那些侮辱我爸的人那时开始的。”


 


    卡卡西在他胸口一顿:“啊?”


 


    “我就是从那时开始爱上了你,或者至少是从那时开始喜欢你的。”


 


    他颈边感到呼气带来的麻痒,是卡卡西在笑:“哇,那时候我们也就……五六岁吧。你好有耐心啊。”


 


    “卡卡西!”


 


    “不是在笑你啦,我倒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呢,因为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可是应该会有一个时间节点啊——”


 


    “是啊,可我真的不知道。就是有天醒过来,突然满脑子都是你,觉得自己大概有病之类的。也可能是——”


 


    “嗯?”


 


    “你还记得我们在山洞里吵架的那次吗?就那个任务?那时候我们也还小。”


 


    “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好奇怪,凯想不起那时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浪漫的事,只记得他非常非常生气,固执地不肯让步,卡卡西也一样。当年那个在山洞里冲他发脾气的男孩如今贴在他耳边低语,声音近乎梦呓。


 


    “从小你就让我很头痛……是那种吃了太多水果的甜甜的痛,好甜啊……凯……”


 


    他睡着了。这整个对话让凯觉得有点荒诞,不过还没来得及想下去,他也睡着了。


 


-


 


    周末清晨,太阳都还没出来,纲手就“啪”一声按亮了顶灯,她站在门口,仿佛身长八尺一般气势汹汹俯视他俩。


 


    “起床,到此为止了。”


 


    凯立刻坐起来,眨眨眼,随着视线的清晰他也清醒了,纳闷儿地看着她:“火影大人?”


 


    “凯,整个木叶和我都会永远铭记你在战争中的英勇表现和牺牲精神,能治疗你很荣幸。但我知道你不是能在医院老老实实待住的人,而且你也不用被关在这了,以后每月来做个检查就行,现在你可以出院了。”


 


    卡卡西一只手还握着凯的上衣,睡意惺忪:“嗯?我也是吗?”


 


    “你就不该在这,你这个懒骨头!现在你可以选择离开我的医院,或者被我揍到想走都走不了。这几个月你什么用处都没派上。”


 


    卡卡西的脑袋舒服地在凯肩上磨蹭,像一只在蹭痒的猫咪*7:“凯这几个月也没派上啥用场啊。”


 


    “废话,有本事你也化身彗星去把宇智波斑揍个半死啊。快滚。”


 


    他们滚了。


 


-


 


————


*1:Whatever mess hemight make of it 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


*2:forced delicacy 本意是“故作聪明”、“耍小聪明”之类的?


*3:in one of hisRival's less graceful moments 感觉这里是有个典故的……?查了半天只查到了是拿破仑情书(。)里的一句话,就只好自己脑补了。


*4:It's a gift beingoffered 卡卡西这是要把自己打包送出去了吗hhhh,这句自由发挥得厉害。


*5:柿子还能削皮??????


*6:thumbing down thecorner to mark it “thumb down”有鄙视的引申义,但这里应该是字面意思的那个动作……吧?(话说回来那个动作也是鄙视的意思啊跪)


*7:as if scratching theback of it 这里是脑补了下这个动作,甜甜甜。


 


    暂时译完了,不知道作者还会不会往下写,要是有新章会第一时间去译的!这章最后作者在note里说“forgive me for not writing about wheelchair races in the hallwaysthat they inevitably had but it's beyond words anyways”……求写轮椅赛跑大战啊大大!!!!


    讲真这章真的字面意义上的甜哭我了……希望大家有时间可以去读一下原文,自己的译文还是没有那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TAT



评论

热度(59)

  1. kr.典青蓉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画画好看翻译超棒太感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