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

湖边灯火缠绵,你站在阴冷的船上。

烟管溢出的雾将那人统个儿拢上,迷迷幻幻怎么也看不真切。

『晋助』

喊过千万遍的名字卷在舌尖,被胡乱粗鲁地咽进喉管,沉到粘腻冷暗的胃中了。

咬下最后一颗甜得腻人的粗劣丸子,男人叼着长签,等那被嚼得烂碎的面食压进喉咙,将无数次梦中都不曾敢于叫喊的名字砸得更深。

最好砸得破碎,叫我再想不起这浪人的名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