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

随笔

可是,没有人会爱白夜叉。
他不过是战场上的一台机器、一位战神、一种信仰——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战场中,人情味愈是浓烈,刺骨凛冽的无情愈是深刻、愈是深入骨髓。而白夜叉,怀着一颗盛满人情的心,却裹着层层层层冰冷的皮,变成了冰冷的、可怖的、受人敬畏的猛兽。站到最后,他四周一圈几无生者。
白夜叉是最纯稚无畏的孩子都不敢奉上一株鲜花的刀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