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

银时眼尾一挑勾出贱贱的笑,将金平糖卷到舌底,含糊不清地说假发子你干脆靠干这个营生吧。

桂眼角的紫色胭脂还没卸,斜眼看了只用水摸了把脸的那人,手指灵巧一转解下发带,一头柔顺长发依顺在肩头。

明明是银时你更合适。

得了吧。银时咔嚓一声咬碎嘴里的糖块儿。


昨天写的,模仿紫琦太太的《后录》的文风。很失败 我努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