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

后来他当上了作家,其他人都有些惊讶,但他本人写作能力也算中等,也没有多少人说些什么,只有懂的人,要么不说,要么把这大致的由头当酒后的配料,无可奈何地微讽几句,便也作罢。
他将自己能说的、不能说的写下来,刻进故事里,将淤积在心中的疼痛的情感狠狠撕扯出来——好像他不会疼似的,也写出来,写进每一个深夜那许久不见的点点星辰之中。

评论

热度(1)